日麻听牌
首頁 無錫日報報業集團主辦| 客戶端|新聞日歷|收藏

留存非遺之美 5年采錄10項 無錫非遺數字化工作全國領先

2019-11-20 09:22:00來源:江南晚報
權威新媒體 傳播新速度新聞熱線:81853986 商務熱線:81853962我要評論字號:T|T

錫幫菜制作技藝

  上個月,無錫碑刻傳承人黃稚圭因故去世。非遺傳承人的老去和離開,帶走的不僅僅是一段溫暖的記憶。5年前,無錫啟動非遺數字化保護“記憶工程”。至今,無錫已陸續為10項非遺建立數字檔案。然而,非遺數字化不只是在跟時間和生命賽跑,在留住城市記憶的基礎上,這份生動的檔案終究要服務當下,讓非遺更好地傳承,讓生活更加美好。

  階段成果

  “記憶工程”全國領先

  非遺數字化的概念不算新,隨著數字化時代的到來,社會各領域都在經歷著因數字化而帶來的變革,古老的非遺也不例外。相比文化遺產的數字化保護,我國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數字化保護起步較晚。“無錫是較早開展非遺數字化記錄工程的,2014年就啟動了,全國領先。”無錫市文化館副館長李卓一從事非遺保護十余年,她深知非遺數字化這項系統工程的特殊性和重要性。當年,根據市文廣新局(市文廣旅游局前身)的統一部署,實施了惠山泥人、無錫精微繡、無錫留青竹刻三項國家級非遺的數字化保護“記憶工程”,并于次年舉行了碟片首發。

  2014年至今,無錫組織實施了惠山泥人、無錫精微繡、無錫留青竹刻、無錫道教音樂、吳歌、無錫評曲、玉祁雙套酒釀造技藝、無錫紙馬、玉祁龍舞、錫幫菜制作技藝共10項非遺的數字化記錄,完成了高齡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喻湘漣、高齡省級非遺傳承人王木東、柳成蔭的搶救性數字化記錄。“明年,我們將繼續開展包括曲藝類等5位高齡非遺傳承人的采錄。”李卓一表示,因為非遺拍攝的特殊性和復雜性,5年來,拍攝進度保持在每年一到兩個非遺項目,隨著政府保護和發展非遺的理念越發成熟,對非遺保護的力度也越來越大。從明年起,拍攝進度將加快。

  2016年,無錫市財政專門設立了非遺保護專項資金,主要用于扶持無錫市區范圍內國家、省、市級非遺的保護和傳承。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在無錫市政府向社會力量購買公共文化服務項目采購清單中,經常能看到“市級以上非遺項目、非遺傳承人數字化記錄”的購買需求,每年都有企業成功申報。不但如此,市文廣旅游局相關負責人提到,無錫已連續多年對非遺工作室交流活動、錫劇進村進社區演出、非遺展示等非遺傳播活動進行了政府購買。在政府購買公共文化服務這一創新舉措中,無錫又率先嘗試了購買非遺數字化等項目,積累了寶貴的“無錫經驗”。


玉祁龍舞扎龍

  存在困難

  拍攝成本高、要求高、難度高

  雖然有政府的支持,但非遺數字化本身是件難事,拍攝成本高、要求高、難度高。無錫現擁有國家級非遺項目11項、省級非遺項目51項、市級非遺項目133項;國家級非遺傳承人10位、省級非遺傳承人23位、市級非遺傳承人261位(均不含去世的)。由于衰老、疾病、不可抗力等因素,傳承人的身體狀況隨時可能發生變化。

  “時間不夠用,突發狀況很多,有些已經做好拍攝計劃,結果人突然走了,缺失了重要記錄。”吳佳莉是無錫一家文化公司的職員,她從2014年起就參與拍攝無錫非遺項目。小吳透露,今年,他們在拍攝一位非遺傳承人時,拍到一半,傳承人突發腦中風,記憶受到影響。

  據了解,無錫拍攝非遺項目嚴格按照國家出臺的非遺記錄工作規范和操作指南實施。在拍攝過程中,由省文旅廳牽頭,省非遺保護中心還要組織全國和省里的行業專家前來指導和驗收,分期、分段進行審核、梳理,及時修改和調整。采集記錄的內容主要涉及傳承人口述、項目實踐、傳承教學等,以形成文獻片、綜述片等。“因為有口述部分,非遺的拍攝不同于其他影視拍攝,比較嚴謹,所有記錄必須有證可尋。”吳佳莉感觸很深,一些年邁的傳承人,對于年份以及人和事的表述會有偏差,有的傳承人不會表達,采錄很困難,因此,對于這部分的口述佐證就變得非常困難,而同輩人大都已去世。

  從前期跟傳承人溝通、制定拍攝計劃、擬定拍攝腳本到拍攝,整個過程很長。2015年3月23日,無錫道教音樂傳承人伍虎勇在朋友圈發了條信息,記錄下國家級非遺項目無錫道教音樂數字化采錄的片段。道教音樂的拍攝歷時近8個月,從春天拍到秋天。

  怎么拍那么久?“拍了口述,有些還要排練,東西很多,腔口、鑼鼓……”伍虎勇說。據介紹,非遺項目的拍攝很復雜,有些項目主要拍傳承人還好,像道教音樂等集體項目,拍攝難度要大很多。兩年前的此時,在玉祁禮舍,玉祁龍舞的拍攝就動用了2架無人機,5臺攝像機,要展現村民們從扎龍到舞龍的過程十分不易,光是組織起百來號人舞龍就要眾人的配合。


無錫紙馬

  正視問題

  非遺數字化工程不能流于表面

  無錫在推行非遺數字化過程中,遇到的最突出的問題是傳承人普遍年齡偏高,不能更好、更充分地表達其技藝,數字檔案的價值就會打折,影響非遺的傳承與知識的傳播。無錫拍攝的10項非遺中,錫幫菜制作技藝的采錄得到了多位錫幫菜傳承人的支持,特別是成功采錄到了錫幫菜鼻祖高浩興的口述,全方位記錄下錫幫菜的前世今生以及錫幫菜制作的操作規范,堪稱活態“教科書”。今年7月,83歲的高浩興因病去世,這份數字檔案更顯珍貴,對于錫幫菜的傳承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因此,非遺數字化不能流于表面,一方面是在跟時間和生命賽跑,一方面也要讓其真正服務當下,服務于我們的生活。

  “非遺數字化的成果兼具檔案性和教學性兩大功能。”李卓一解讀,它既非紀錄片,也非文藝片,突出了科教功能。無錫留青竹刻省級非遺傳承人喬瑜表示,非遺數字化不僅拍攝非遺傳承人的生平,非遺工藝的每一個步驟、細節都要拍到。這樣的成果就可以運用到非遺進校園當中,因為傳承人有限、精力也有限,學生們通過觀看視頻能夠詳細了解非遺的歷史和操作步驟,十分利于傳統技藝的傳播。在江大紡織服裝學院教授張毅看來,非遺數字化本身是非遺保護工作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對傳統工藝進行采錄,也是當代工藝發展的載體,有利于對傳統工藝進行創新性發展、創造性轉化,使其豐富當代社會生活。

  據了解,無錫非遺數字化的標準是優先記錄國家級、省級傳承人,根據項目的瀕危性,也記錄一些年紀較大的(優先記錄70周歲以上)市級非遺傳承人。數字化技術的發展,正在改變非遺的存在狀態,讓非遺可以方便地走進公眾視野。然而,數字化技術進入非遺保護領域,除了存儲與展示的外在手段外,利用互聯網、三維、AR和VR等數字化新技術還可以開發出非遺的多種傳播應用模式,甚至能夠內化為非遺自身的力量,成為非遺傳承的必要手段。因此,有學者提出,數字化技術只有真正內化成非遺自身的存在和發展方式,才能真正發揮非遺數字化的作用。對于非遺數字化,我們要學習、理解和運用的還有很多。

  (張月/文 無錫市非遺保護中心供圖)

[責任編輯:沐滟 少康]
網友評論
評論 0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發言最多為2000字符(每個漢字相當于兩個字符)
昵稱: 驗證碼:獲取驗證碼

網羅天下

日麻听牌 足球即时赔率即寸指数 万博ag真人会做假吗 斗地主斗地主下载 遗漏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 五分彩技巧独胆 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全民彩金捕鱼 彩票开奖河北二十选五 3d彩怎么算中奖金额 超级体育比分网